01/15/2014 - 10:44

仅仅禁止化武是不够的

自20世纪50年代起,中东地区历经无数冲突,始终是全球最不安定的地区之一。因此,该地区很难建立一个足够强大的安全体系来维持稳定,巩固地区长期和平所需的各种规范、价值及机制。而在缺乏有效的地区安全体系的情况下,中东各国往往选择以扩充武器库作为应对冲突的方式——这不仅包括常规性武器,也包括核武器、化学武器及生物武器。

如今,许多人开始呼吁在该地区建立"无化武区"。一旦叙利亚完成了销毁化武库的工作,西方各国很可能开始对中东各国施压,要求它们加入无化武区。然而,在埃及看来,关键在于消除该地区所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包括核武器、化学武器及生物武器。只要以色列还持有核武,仅仅建立无化武区是无法保障该地区人民的权益的。

重大缺陷。由于缺乏地区安全体系,中东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向来是通过国际性军控条约及机制从一定程度上加以管理的。然而,上述条约机制存在两大核心缺陷。首先,《核不扩散条约》(NPT)本质上是军控条约而非裁军公约。化学及生物武器的相关公约要求各国在缔约后短时间内销毁化学及生物武器库,但NPT对核武国家却并未提出此类要求,事实上,这样一个区分"核武国家"及"无核武国家"的条约从本质上说就是不公平的。条约机制的第二个重大缺陷在于,以色列不是NPT的缔约国——值得注意的是,以色列也不是化学及生物武器相关公约的缔约国(以色列签署了《禁止化学武器公约》,但并未批准通过)。

由于条约机制至今仍无法在中东地区根除核武器,各方已转而大力推进另一项裁军进程——建立"无核武区"。自1974年起,埃及始终支持联合国大会号召建立无核武区的决议。1995年的NPT审议大会取得了更大进展:大会将条约无限期延长,并呼吁建立无核武区。2010年的NPT审议大会再次提出了上述呼吁,并明确了建立无核武区的一些实际性举措。然而,由联合国发起、旨在于2012年末就该议题召开大会的努力却最终搁浅:美国国务院宣布,鉴于"中东的当前局势",且由于"该地区各国尚未就可接受的条件达成一致意见",该会议无法召开。1967至2006年间,全球共建立了五大无核武区,但是在中东地区建立无核武区的努力却毫无成效(虽然部分中东国家已经加入了建立非洲无核武区的《佩林达巴条约》)。

相比之下,在建立中东无生物武器或化学武器区方面却鲜见各方为之付出过努力。原因何在?就生物武器而言,《禁止生物和毒素武器公约》缺乏执行机制等技术性问题是导致该议题始终未获重视的原因。但化学武器领域是存在这样的执行机制的——事实上,"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工作就极富成效(在叙利亚亦是如此)。

如今,既然叙政府已经加入了《禁止化学武器公约》,该地区就只剩下以色列和埃及尚未加入公约了。要建立无化武区,上述两国的参与最为关键。埃及将十分乐意批准通过《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前提是这么做能够根除该地区所有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然而,仅仅建立一个禁止核武的无化武区在埃及人看来并没有多大意义。因此,首先要做的就是确保以色列加入所有主要的全球军控协议——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核不扩散条约》。